抗癌成功的法門
講實在話,國內外各種書籍或法門很多,不差我多寫這一篇。
我其實也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寫、有沒有必要寫。

思考再三,其實就是個實例見證,給有需求的同修朋友們,增加個信心。

前陣子老人家三度回診檢查,三度檢驗正常,癌症沒有復發;各相關的機能也都正常。
除了腸道切除還是要注意飲食之外,
可以說是完全康復了。(醫院也沒排下次了)

甚至還比很多年輕人健康。

我想了想,老人家能從癌末到康復的因素有很多,但總歸離不開佛法加持,以及個人心態心境的修持。

首先,長輩的心態我認為就很好,至少從發病到現在,我沒見過她發過任何脾氣或強烈的抱怨過任何人跟事。
然後就是經常在跟別人說謝謝、感恩、 拍寫(抱歉不好意思)。

再來就是放得下俗事雜事。
不會去叼唸著什麼房子沒人怎樣、工作沒做了客人會怎樣、左鄰右舍三姑六婆怎樣怎樣......完全都沒有。

她知道自己眼前的優先事項是什麼,其它不重要的,就都放下。

在醫院看太多人吵吵鬧鬧,都是在吵瑣事。
大半都走的很快,或是很快就連話都講不出來、甚至意識不清了。

大半,就表示還是有些人能活著出院。
我不是專業學者或有能力去做科學統計的人,所以只是分享個人見聞及很小數量案例的自我歸納。
不可能涵蓋所有一切。

只是我跟老人家都覺得,已經生病很辛苦了,何必再為了那些不重要的小事雜事,加重折磨自己跟家人。

也是巧吧,同病房的都是活著出院的。(老人家兩次住院期間分別住了三間不同病房,也換過不少批病友)

最後一個要素,
大概就是我跟老人家兩個,有事沒事就是持咒唸佛。

長輩是佛教徒,全素及齋戒幾十年。
固定兩三間寺廟護持,參加活動,跟上課學法。

前幾個要素,
應該也要歸功於多年的學法及修持。

所以可以說整體都是佛法的幫助。

不過老人家沒有什麼很重的門戶之見,
住院時有好幾批拜上帝的朋友(不管認識不認識的)要來幫她禱告,她婉拒一兩句沒效之後,也是會欣然接受。
不會排斥。

能接受別人的好意,接納善能量的幫助,也是一種修持心境。

因此她也能很快就接納自己生病的事實,
沒有什麼明顯的抗拒反應。

我們也看得出來其實有,
只是她自己很快調適過去了。

反而因為可以經常看到孩子孫子,明顯感到開心。

過去她都很獨立,做什麼事都儘量不想給晚輩麻煩、增加負擔。
也不要求大家要去陪她。

這次發病也是在醫院插了尿管,醫生檢查沒明確病因後,覺得沒什麼嚴重不適,自己還可以行動,就想回去等醫生交待的七天後再安排權威主治看診。
是被我們硬押著來回跑兩間醫院,看了好幾位醫生。
最後是幸好沒聽第一個醫生的話做,真等七天就來不及了。

她想自己走,我們堅持推輪椅。
結果來回跑、等待跟檢驗的期間,她大部份時間都在睡覺。
醒沒多久,就說累了想睡。
但在我們眼裡,覺得那就是在昏迷了,幸好還叫的醒。

後來看昏迷指數,才知道到隔天下午已經算中度了;問診問病症時,必須靠家屬回答才能讓醫生明白。我們硬賴著辦入院等病床。

這之間當然多少也有一些是靠直覺感應的,
其實腦袋沒有一直在運轉太多醫療知識,
也忙的沒什麼空去查閱太多網路資訊。

專業醫生都說不明確,還差點延誤病情了,
外行人是能靠什麼網路醫療知識,真的有什麼幫助?

也幸好在第一天跑到另一間醫院,掛了一個比較信賴的熱門醫生的號,硬等到半夜看到診。
這位院長也很認真的,超過十二點了,還很仔細的看了很久的超音波。
最後給了我們一個很不樂觀的暗示。

否則我也不確定,要是他也給我們一個安心的誤導,
我是否還會篤定的堅持第二天繼續回大醫院再檢查,或是第二天早上看了一個診沒大事就算了。

所以還是有幸運的成份在裡面。

冥冥中有障礙,也有護持的安排。

這就是業力與福報的碰撞,以及佛法加持力的作用大小的顯現。

有時候業力太大,真的會把人的危機感都給障掉。

而如果當事人自己本身的福報不夠,個人修持也不夠;
就算我本人在現場,
再怎麼有危機感應、勸說,
也沒辦法講動,或是扭轉得了。

或可能連給我處理的時間都沒有。
一下子就重度昏迷、搶救......然後就走了。

其實在第一次開刀前,
老人家說想看淨空法師講經的影片,
我拿手機開網路時,第一個點到的是在講勸病人放下執念、一心求往生的。

當然,人家標題沒這麼寫。
前段也沒這麼講,是看了幾分鐘後才慢慢知道的。

這可能就是個暗示了。

看了一半就很尷尬,切也不是,不切也不是。

還好老人家的心態夠硬,
學佛幾十年不是白學的,
她自己跟佛菩薩去講了。

這要自己的表意識主觀人格、跟潛意識信念、以及超意識本我之間的溝通協調性足夠好的人,(又叫做:合一)
才有辦法講。

一般沒修到位的人,只有主觀的執念在強大,就沒有辦法做到。

所以,
這一個癌末康復的療程,
整個主力其實是在老人家自己身上,
我的助力,
雖然不小,但也不算太大。

如果她自己談崩了,
我再怎樣也起不了什麼大作用。

第一二天,可能我的干涉會是關鍵。
但那也只叫爭取時間而已。

後來還是出現了壽終接引的預兆,
就不是任何人能介入的了。(介入的都不是人)

 

我不會把不屬於我的功勞往自己身上攬,
然後給自己貼上什麼老師大師上師甚至什麼法王還是幾教共主之類的稱號。

過去現在未來,所有神奇巧合的出現,都要感恩諸佛菩薩的保祐加持。
就算我有什麼出得了力,或做得了功的地方,
也都是上級佛菩薩的指引與加持所致。

這篇文,
除了給大家見證加強修行信心,傳達一點正知見之外,
就是報佛恩了。

 

 

 

 

 

omahhum _ 2020/7/22 上午 03:50:00